英國《金融時報》3月25日文章,作者:美國弗吉尼亞大學歷史學教授菲利普•澤利科面對俄羅斯在入侵和吞併克裡米亞中的所作所為,如何懲罰和孤立俄羅斯主導了眼下西方的輿論。這是一種反應,而不是一種策略。要拿出一種策略,首先必須清晰地認識行動的目標。
   西方的策略不應著眼於迫使俄羅斯把克裡米亞吐出來、還給烏克蘭。前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邁克爾•麥克福爾主張,華盛頓方面應該像對待1940年俄羅斯併吞波羅的海國家那樣,對待此次的克裡米亞事件,即:永不承認克裡米亞新的地位,並公開表示將致力於逆轉這一變化。這一主張是站不住腳的。這兩起事件的情況大相徑庭。
  西方許多專家之前就知道,鑒於俄羅斯黑海艦隊的地位,上世紀90年代初的協議中關於克裡米亞的部分比較脆弱。一些專家還記得,蘇聯領導人尼基塔•赫魯曉夫1954年非常輕率地將克裡米亞併入了烏克蘭,當時烏克蘭和克裡米亞都屬於蘇聯。這種輕率並非孤例,擔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時,赫魯曉夫曾輕率地將好幾塊土地併入了他的家鄉烏克蘭。克裡米亞以前從未屬於過烏克蘭,也從來都不是一個獨立國家。當年,克裡米亞剛剛從德軍占領下解放,赫魯曉夫就將它加入了自己的“心愿清單”。赫魯曉夫的一位傳記作者回憶道,赫魯曉夫曾對一名來自烏克蘭的同僚說:“烏克蘭眼下一片廢墟,但每個人都在打它的主意。把克裡米亞給它、作為回報怎麼樣?”斯大林拒絕了他的提議。但10年後,赫魯曉夫接替斯大林之位後不久,就實施了自己當年的想法。
  鑒於冷戰後的外交協議如今將面臨修訂,西方不應將確保東歐格局不發生任何變化作為自身策略的目標。短期而言,西方的策略是對俄羅斯實施製裁,以懲罰該國的非法行為。該策略也必須包括拒不承認克裡米亞已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。如果未來西方與俄羅斯達成更廣泛的外交諒解協議,俄羅斯選擇重新加入共同安全體系,那麼作為回報,西方也可以承認克裡米亞是俄羅斯的一部分。
  跟俄羅斯、普京談協議?有人可能會說,俄羅斯剛剛撕毀了不止一份諒解協議,包括1994年的《佈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》。根據該備忘錄,俄羅斯同意保衛烏克蘭的領土完整。俄羅斯還違反了其他有關避免使用武力改變國際邊界的協議。
  這種懷疑主義論調肯定是禁不起推敲的。眼下的問題不是信任。烏克蘭及其鄰國的情況很不妙。眼下必須建立一種安全框架。必須促使各方就邊界問題達成一項新的外交諒解協議。此外,還必須拿出其他舉措,在政治、經濟和軍事上支持烏克蘭及其鄰國。
  這樣一種策略必須建立在對烏克蘭進行嚴格情報評估的基礎上。失去克裡米亞將改變該國脆弱的政治平衡。剩餘的親俄派將重新考量他們的前景和選擇。烏克蘭的盟友應謹慎判斷,可持久、可維持的國界線是怎樣的。
  有人提議,烏克蘭政府及其盟友應該向莫斯科方面表示,烏克蘭願意“中立”或“與俄羅斯親近”。這是個壞建議。用協議形式使大國對烏克蘭政府性質和行為的影響合法化,可能非常危險。
  隨著眼下的興奮褪去,俄羅斯領導人將面對鄰國對其加倍的防備。就說一點影響:1994年的《佈達佩斯安全防衛備忘錄》是為說服烏克蘭政府放棄前蘇聯的核武而達成的。撕毀該備忘錄意味著,烏克蘭可以宣稱,它有權重新審視不擴散核武的承諾。此外,還會有大量債務、房地產和能源問題,等等。
  俄羅斯最終將需要一份新的、可持久的國際協議,以安撫鄰國——哪怕可能效果有限。烏克蘭最終也需要這樣一份協議。正因如此,眼下西方策略應該著眼於一份面向未來的合作方案,有意識地為下一階段的工作做好準備。
  本文作者是弗吉尼亞大學歷史學教授,美國國防部前顧問  (原標題:美教授:西方必須與俄羅斯談判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r96yrhvhf 的頭像
yr96yrhvhf

味力昭人

yr96yrhvh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